在巴黎,同一日内,来自东亚三个文化中心的活动让西方人眼花缭乱,戏曲、浮士绘、K-pop都各有自己的拥趸;

  在伦敦,看了中国芭蕾而大声叫好与看了中国电影而颇感失望的人同时存在;

  在柏林,习练少林武功的外国人,也念念不忘跆拳道与柔道……

  整个欧洲,来自东方的身影试图以他们自己的魅力吸引那里的人们,随之塑造与众不同的良好国际形象,让世界了解自己的文化和价值高度,发挥“软实力”,也试图使文化贸易成为出口创汇新的增长点,促进国内文化企业国际竞争力的增长,实现产业升级。

  为了达到这些目的,中日韩三国不约而同地推出相应的文化传播国际战略,试图在欧洲人眼中混沌一团的东亚文化中独树一帜。什么样的战略与战术能在欧罗巴赢得市场?三国又各自有什么样的传播秘技?文化传播的背后,各国期待的又是什么?

  只要在巴黎取得成功,就能在全欧洲引起反响,攻克巴黎是重点

  以巴黎为舞台的东亚文化

  《环球》杂志记者/乐艳娜

  驻巴黎记者/江珍妮

  小旦、小生、小丑轮番登场,高腔“帮、打、唱”淋漓尽致,变脸、吐火、魔烛、藏刀、提眼线、提人目不暇接……你以为又是一场司空见惯的戏剧?对于巴黎人民,这可一点儿也不普通。

  2011年12月3日的这场《红梅记》,“征服”对象就是对艺术要求极高的巴黎市民。当字幕最终出现“剧终”二字时,全场寂静,然后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以致演员们不得不谢幕高达6次。许多法国观众留在剧场不愿离去,表示“真的很好看,太棒了!他们的武功好厉害!”一位叫梅兰的学习巴黎舞台设计的女孩还手舞足蹈地说,“我很喜欢中国元素,表演太精彩了!”

  这一幕来自第五届巴黎中国戏曲节,它于2003年由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主办,每两年一届。比起6年前,这一次的曲目在一年前就已经确定,售票也被纳入到巴黎市联合售票系统中,预售时就一抢而空。一批法国观众成为忠实观众,每逢演出都会提前购买套票,一场不落地观看演出。而下一届戏曲节,还将走出巴黎,延伸到法国其他城市。

  同一天,如果你来到法国巴黎日本文化会馆展览室,就能欣赏到日本国立博物馆所举办的江户时期风俗画“浮世绘”展览。虽然是平日,但参观人数仍有300多人。为了这次展会,日本文化会馆组织了8名日本十八、十九世纪知名画家的150多幅作品,这是日本当代画家的作品首次在法国亮相。

  这一天早些时候,巴黎凯旋门美术馆展示会场里,500多名来自法国和欧洲其他国家的年轻人,以特有的韩国表达能力,展示K-Pop(韩国流行音乐Korea-Pop,简称K-Pop)以及舞蹈、嘻哈等各种精彩表演,因为韩国娱乐JYP正在这里举行新人选秀节目,被选中的人,就可以到韩国圆“明星”梦。

  这是12月1日到3日“2011巴黎韩国名牌&韩流商品博览会”的一幕。这一活动不仅将向巴黎市民展示韩国的主流娱乐,还将医疗观光、服饰等各领域的特色一并推出。韩国知名女子团体Secret为了参加此次活动,特意从韩国飞到巴黎,一下机场就被歌迷团团围住,“韩流”魅力可见一斑。

  一场接一场的文化盛宴,令巴黎市民目不暇接。但仔细研究,便会发现这百花齐放、花团锦簇之下,中日韩三国的传播各有侧重,传统、流行不一而足。2011年10月18日,韩国《朝鲜日报》网站发表文章称,中日文化“走出去”畅通无阻,韩国望尘莫及:“韩国缺乏推广韩国流行音乐席卷欧洲的基础设施。巴黎韩国文化院想要扮演‘韩流传播基地’的角色,还有很多不足之处。”

  而日本文化会馆秘书长驹久保则更直接,在他看来,巴黎是“欧洲的桥头堡”,要在文化传播中取得绝佳效果,“只要在巴黎取得成功,就能在全欧洲引起反响,攻克巴黎是重点。”

  到巴黎建传播基地

  “法国人喜欢逛博物馆,只要有好的展览,他们就要争相去参观。世界各国的文物、艺术品都以能到巴黎展出而感到光荣……除了法国自己的博物馆,在巴黎还有58个外国的文化中心,举办各种小型展览和演出……惟独没有中国的!”

  这是中国前驻法大使吴建民《在法国的外交生涯》中的一段话,而这一声感慨,终于在2002年11月成为历史。2001年4月,李岚清副总理访问法国期间,与法国外长韦德里纳签署了《中法互设文化中心的协议》,在巴黎的中国文化中心将是中国在西方大国中设立的第一个文化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