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与其他沪上小马路不一样的是,因为上海音乐学院的存在,在汾阳路这条人们口中的“音乐之路”上,可以见证它如何写下时间和琴声交错的城堡。

▲上海音乐学院前身老照片(上海音乐学院供图)

汾阳路20号,始于1927年的上海音乐学院位于这里。近代上海的音乐发展史复杂而丰富,其中有多少值得被铭记的往事,就是在上音的校舍里发生的。这所学院所留存的中国音乐界“和毅庄诚”的优秀传统,由蔡元培、萧友梅、黄自等人开启,尽管经历战火和运动,但经由贺绿汀、丁善德、周小燕等几代人的传承,一直延绵发展。

▲上海音乐学院老院长丁善德(中) 指导何占豪(左)与陈钢创作。(上海音乐学院供图)

耳边仿佛响起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的旋律。这首奏响世界的名曲彼时就诞生于上音,它的题材是中国文化所独有的。在那之前,从没有人料想到越剧能被创造性地用在交响乐里,还能与之水乳交融地那么妥帖、那么美。恰同学少年,半个多世纪前,学越剧的何占豪和学作曲的陈钢及其他师生一起,在汾阳路上创作出了《梁祝》,首演时由俞丽拿担任小提琴独奏,如今它早已是中国的一张响当当的音乐名片。据陈钢回忆,当年的上音学派林立,教授们的学术渊源既有德国派,也有美国派和法国派,后来还加上苏联派。师生、同事之间相互敬重的温情,以及活泼的学术氛围,一直深深存在于他的脑海里。

▲上世纪50年代末上海音乐学院“中国小提琴民族化实验小组”的部分成员(丁芷诺供图)

站在汾阳路20号的大门朝里望,两幢毗连的红色小洋楼浑然一体,这里曾是上海滩闻名一时的犹太人俱乐部。如今左边为上音办公楼,右边为贺绿汀音乐厅。

▲上音人口中的“贺厅”是上音的灵魂所在。(上海音乐学院供图)

上音人口中的“贺厅”是上音的灵魂所在。白天的她默默守护校园,为学院里的师生服务。

夜晚的她在金色灯光映衬下,红白砖瓦熠熠生辉犹如穿上盛装。

“贺厅”迄今经历了三次改造:1958年后改建成为上音大礼堂,原本旁边还设有小礼堂即现今的贵宾休息室;上世纪70年代进行了一些声场优化,增加了吸声处理,安装了水泥木丝板;2002年在大礼堂的基础上原拆原建,为确保音乐厅的净空高度,保证声场空间,调转了舞台方向。

▲上音大礼堂(上海音乐学院供图)

今天的“贺厅”建筑面积4357平方米,舞台面积125平方米,拥有744个座位,建筑和声学设计参照了世界一流的维也纳金色大厅,音响效果极佳。

“贺厅”里留下包括周小燕、郑石生等上音名师动人的身影;“贺厅”曾接待一大批世界友人,改革开放初期小提琴大师艾萨克·斯特恩就到访过这里。“贺厅”也留存着无数师生宝贵温暖的记忆。声歌系教授方琼回忆,最让她恋恋不忘的就是大礼堂里每年年底举行的新年音乐会,“记得有一年,大家在‘贺厅’门口点起几堆篝火,搭着台表演,虽然上海的冬天很湿冷,但每个上音人的心里都暖洋洋的。”

▲声歌系教授方琼和她学生们(上海音乐学院供图)

现在的“贺厅”在功能上,对内承办各类音乐节、讲座和大师班等;对外则承接许多大型优质演出,为市民提供社会音乐教育的平台。

备受世界瞩目的“音乐之路”由此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