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牺牲》是李铁的中篇小说,讲述了一个发生在革命时期有关集体与个体,荒诞与传统的故事。以下用存在主义批评方法从四个方面来分析这篇作品。

  生存不同于存在,人在追求生存时,往往会显示出一些自己的欲望。文章一开始,描写的就是主人公田恩善的一个关于女人的梦,“一个身材姣好的却面容模糊的女子冲着他暧昧地微笑,她的身上散发着一缕缕淡淡的丁香花的味道,她不远不近,虽然穿戴整齐,他却看得见她的一对丰满的乳房”,梦里的女子很美,很诱人。只看这一段,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在文章的后续中,梦中女人的身份被揭开——保密局的发报员,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党的地下情报员,田恩善的任务就是保护她。在接触的过程中,田恩善被她的美丽吸引,“这一次,房间里只有那个女子一人,当他们的目光撞在一起时,田恩善的脸上居然掠过一丝不易为人察觉的羞怯”,作为组织里的“锄奸员”,他是为了自己的存在,为了有一个工作,作为一个男人,他爱上了这个美丽的姑娘,并向组织表明了自己的想要“娶个媳妇”的意向。飞蛾扑火一般,不仅仅为了存在,更是为了生存,追求的是一种生存的意义。

  个体性与集体有时会发生冲突,集体往往会扼杀人的个体性。基尔凯郭尔说:“一个人始终应当生活在他私人的内心秘密里,这是他的圣殿。”田恩善的秘密是他内心恋着那个美丽的女子,他想要靠近她,保护她,但是他没有突破集体主义,始终坚持着自己的职业要求,为党为工作服务,抹杀了自己的个体化。在面对对自己有知遇之恩却叛变组织的的钟振华时,他说:“没有钟先生,就没有现在的我。”他内心还保持着自己对恩人的感激,但是脸上显现出了寒意,他还是想要问清楚,钟振华是否真的已经叛变革命,“可以把起义提前到今天吗,如果这样,你还能立功赎罪。”田恩善从最开始的个人,渐渐地融入到了集体,具有强烈的集体主义意识了,直至到最后,他不惜一枪打死钟振华,来挽救革命成果。而他的后果也就是“几乎所有黑洞洞的枪口都对准了田恩善”,“田恩善的身上冒着无数缕壮观的黑烟,然后也像钟振华一样缓缓地倒了下去。”田恩善是集体主义中混合着个性主义,同样的还有他爱慕的女子申可嘉。

  申可嘉是一个坚定的集体主义者,她热爱党组织,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对于投身的革命,尽管申可嘉一知半解,但她依然全身心投入,俨然一个职业革命家”,当上级告诉她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时不能做叛徒,她的回答是:“怕血是本能,不怕牺牲是理想。”她突破重重难关,终于成为能为组织尽一份力量的卧底情报员。为了组织,面对冯凡的徐生的骚扰,她也能继续忍耐下去。这与最初的田恩善形成鲜明的对比。转折在遇到黄存忠之后。他让他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女子,“她想她此时只是一个女人,这就足股了,把任务当成身外之物是一种更高的境界”。内心对爱情的渴望与爱情的自我萌发是无法抑制的,虽然这种爱还带着组织的任务,具有一定的目的性,但是这也是人的个体化的一个体现,在执行任务过程中人自身流露出的爱。爱情与集体利益不可避免会产生矛盾,特别是在特定的时代环境之下,二者更难抉择。对于申可嘉而言,“如果她不是投身革命,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可能早为人妇了,她也不是十分渴望那种天伦之乐,她只是在身体里的密码与另一个身体里的密码相契合时,才会想一些诸如此类的问题”,但是“她知道自己更大的热情不该是男女私情,而是先入为主的理想与信仰”。这种先入为主的理想和信仰,间接造成了后来黄存忠的死亡。悲伤过后,申可嘉又从一个独立的女人,变成了为组织集体利益着想的革命者,为革命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以集体利益命名的组织,抹杀了个体的本体化,对人的本身造成了伤害。

  从虚无角度来看,文章似乎更倾向于萨特的虚无论,在时间的维度上,每一个时刻人都会发生变化,简单来说就是今天的我不再是昨天的我。田恩善从褚家的杂工到革命的“锄奸员”,最后为了革命而牺牲;钟振华最初是坚定的革命主义者,后来却叛变了革命;申可嘉以前心里只有组织,只有集体,后来多了一份爱情。每个阶段,他们都是不同的,即使他们的现在与过去是有一定的联系的,或者说过去决定了现在,但是现在的他们是一个全新的人,现在与未来的他们都是不同的,是虚无的。

  最后从荒诞的角度来看,文章侧重在心理的描写,开头写的田恩善梦中对女子的幻想,虽然这件事看起来很平常,但是它荒诞在于后续说明他幻想的是组织的情报员,是他要保护的人,他一边爱上申可嘉,一边在她暴露之后给她送毒,让她服毒自杀。对于带他进入组织的钟振华,得知他叛变之后,为了起义顺利,他开枪打死了正在演讲的钟振华,自己也倒在了众人的枪声中。依据常理来说,打死叛徒的人应该是英雄,而田恩善却是被乱枪打死,最后的环境描写“外面风雨交加,雨水如同沸水一样疯狂,而这支队伍的每一个人都如同沸水中的一个分子,它们化出的气体壮观、恐怖而又辉煌”,更显示出了这个结局的荒诞。另一个荒诞的地方是追求申可嘉的徐生,文章中对他的描写是这样的“徐生对自己的老婆不是一般的好,他对老婆唯命是从,他的工作常常忙的不可开交,但依然不会忘了时常亲自下厨,为老婆做几道拿手好菜……”,从这里可以看出他对他老婆很好,夫妻和睦,但是文章却偏偏写他“对申可嘉采取了令人头疼的攻势”,显现出这个事件的荒诞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