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MoMA 假杂志

高更、马蒂斯、毕加索......他们都做过艺术书

「A Century of Artists Books」展览现场
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1994.10.23-1995.1.24
图片致谢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
「艺术书的世纪(A Century of Artists Books)」,是一场针对作为一种艺术形式的现代书籍的广泛调查,展览追溯了这类书籍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轨迹,也称颂了现代艺术家对已有百年传统的书籍设计产生的无与伦比的影响。这次展览展示了来自不同群体的艺术家,如何在与作家与出版人的通力合作下,将印刷品转而为一种具有持久魅力的艺术品。
在阐释艺术书的重要性时,策展人丽瓦·凯索曼(Riva Castleman)如此说道:“恰恰是‘图绘书(illustrated books)’与‘艺术家书(artists’ books)’之间的区别赋予了后者现代意义:艺术家用图像丰富文本内容,但文本并不必然受到图像的左右。通过这种方式,既是读者又是观者的受众,兴许会对这些图像和文本形成属于他们个人的反应,由是扩展了阅读体验……插画师的工作是厘清文本,但艺术家则意在创作能够延伸或/和加强文本的图像。”

高更、马蒂斯、毕加索......他们都做过艺术书

「A Century of Artists Books」展览现场
图片致谢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
「艺术书的世纪」囊括了来自超过一百位艺术家的一百四十余本著作,并由以下单元组成:画册出版商、艺术家与作家之间的复杂关系、艺术书的多元主题与目的、编辑方法与之不断发展的理念。展览从亨利·德·图卢兹-劳特累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富有创造力的《伊薇特·吉尔伯特》(Yvette Guilbert)开始,其中图像和文本作为单一的、被清晰构思的对象而被处理,以此为现代艺术家书的第一个范例,还有保罗·高更计划出版的《Noa Noa》的手稿和样本,两者都诞生于1894年。紧接着的,是马克·夏卡尔、亨利·马蒂斯、巴勃罗·毕加索在二十世纪上半叶出版的著作。随后则是自一战至1960年代期间,从索尼娅·德劳内、卡济米尔·马列维奇到罗伯特·劳森伯格、爱德华·鲁斯查等艺术家的先锋实验,还有当代艺术家诸如路易斯·布尔乔亚、弗朗切斯科·克莱蒙特、安塞尔姆·基弗和芭芭拉·克鲁格等新近创作的书籍。

高更、马蒂斯、毕加索......他们都做过艺术书

「A Century of Artists Books」展览现场,保罗·高更部分
图片致谢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

高更、马蒂斯、毕加索......他们都做过艺术书

保罗·高更《Noa Noa》,1893-94,本页为木版画
图片致谢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
十九世纪晚期,由画家执笔的广告海报以及印刷物的受众开始增长,企业式运作的出版商着手委托艺术家为小批量发行书籍绘制插图。第一批图绘书出版商中有不少是艺术品经纪人,他们察觉到出版由其代理艺术家所润色过的书籍,可以让他们的画作得到更多关注。在这些有远见的出版商中,最为出众的是安伯斯·佛拉(Ambroise Vollard),他曾将奥迪隆·雷东(Odilon Redon)的石版画为福楼拜的《圣安东尼的诱惑》(1896年开始制图,1938年出版)作插图。丹尼尔-亨利·卡恩维勒(Daniel-Hery Kahnweiler)因与先锋派艺术家和作家合作而出名,他的第一本出版物《腐朽魔术师》(The Rotting Magician,1909)将安德烈·德兰的画作与纪尧姆·阿波利奈尔的诗配了起来。阿尔伯特·斯基拉(Albert Skira,Skira出版社创始人)出版了马蒂斯的第一本艺术家书,以及马拉美的《诗》(Poésies,1932),书中引诱的线性绘图与马拉美的诗作和谐交融在一起。更晚近一些,则有塔季扬娜·格罗斯曼(Tatyana Grosman)与美国艺术家一同合作的版式不同寻常的书籍,比如劳森伯格的《阴影》(Shades,1964)——一本印在树脂玻璃板上的无字书。

高更、马蒂斯、毕加索......他们都做过艺术书

「A Century of Artists Books」展览现场,亨利·马蒂斯部分
图片致谢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

高更、马蒂斯、毕加索......他们都做过艺术书

“小丑”,选自亨利·马蒂斯《爵士》(Jazz),1947
图片致谢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
古典文学、寓言故事和民间传说是常见的艺术书题材,如所展的奥维修斯《变形记》,配有毕加索的蚀刻版画。艺术家也会将书中的部分内容用于关注政治和社会议题。比如说乔治·鲁奥(George Rouault)的《悲惨》(Miserere,1948),这本带有五十八张黑白铜版画的合辑,内容涵盖了从耶稣的生活到一战时期的暴行。毕加索创作的《弗朗哥的梦想与谎言》(Sueño y mentira de Franco,1937)结构一分为二,各含九个部分,充满暴力和讽刺的图像再现了恶劣的弗朗哥政府与遭受厄运的西班牙人民。
这次展览还考察了大量当代艺术家与知名作家或诗人合作的产物。《Fiorades/Fizzles》(1976)是萨缪尔·贝克特创作的小故事,其中包含了贾斯伯·琼斯(Jasper Johns)标志性的模版文字,它们以英法双语各印在对开页上,宛若一面翻译镜。另外,还有如拉里·里弗斯(Larry Rivers)和弗兰克·奥哈拉(Frank O’Hara)的《石头》(Stones,1960),布尔乔亚与和亚瑟·米勒(Arthur Miller)《平凡女孩的生活》(Homely Girl, a Life,1992),以及克鲁格和斯蒂芬·金《我可爱的小马驹》(My Pretty Pony,1988)。
在部分展出的书籍中,也有艺术家在创作图像之余为自己的书贡献文本的。不像那些艺术家为写作者的文字配图的书籍,这些书完全是艺术家本人的创作——从封面到封底。一个早期的例子便是《Noa Noa》,高更根据自己对大溪地岛的印象,创作了书中的文字、木版画,还有他在那里所作的油画。其后,马蒂斯著名的《爵士》,则结合了他的写作和二十幅光鲜亮丽的作品。最近则有格奥尔格·巴泽利茨(Georg Baselitz)的《Malelade》(1990),展现了古代民间语言和四十一张动物图片。在摄影师当中,沃克·埃文斯设计简朴的书籍,尤其是他的《美国照片》,成为了多样但隐秘联结的以书籍形式再呈现的典型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