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土地·2021第二届田野双年展(自贡)正在四川自贡荣县乐德镇天宫庙村举办,16件当代作品来到了田间地头。原本长着朝天椒的土地里,出现了三米高的朝天椒水泥雕塑。
在策展人看来,“当代艺术本与乡村无缘,村民们更难以理解艺术家的所作所为。当我们用这些陌生的艺术和陌生的表达方式,有可能搭建起从都市通往乡村的文化桥梁。”
总策展人一山说:“第二届田野双年展最大的特点是艺术家驻地创作、在地创作、与农民一起创作,正因为这样的亮点把农耕文化与当代的表现有机地结合起来。”
在中国的乡野中该怎样设计和呈现一件件艺术品,而这些艺术品该以观照当地文化生态、带来新鲜的艺术体验为理念和基准,还是应当强化其当代性和艺术自主性?走出美术馆的白盒子空间,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乃至戈壁的“皇天后土”,一场艺术展将有怎样的张力,又可能有哪些局限?还有一个更为实际的问题:当一件件巨大的艺术品要置于阡陌并赢得当地村民理解和政府支持并非易事,诗意的栖居、逍遥无碍的纯粹艺术之乡是美好的向往,在现实中需要付出怎样的努力?
用新的当代艺术语境去激活传统文化基因,还原与重构农耕文化生态的谱系,这次邀请和征集作品也是从“土地敬畏”“耕作方式”“丰收喜悦”三个具体方向选择。

第二届田野双年展(自贡)现场环境

第二届田野双年展(自贡)现场环境

第二届田野双年展以“红土地”为主题,采用“征集+邀请”的方式集合了国内17位优秀的艺术家,特邀艺术家有傅中望、焦兴涛、邓乐、李占洋,入围艺术家有杜洋、段秀森、谷德昊、胡尹萍、邱光平、任宏伟、文豪、杨礼杰、主玛于江/罗宇杰、赵瑞、赵彦青、赵煜亚。他们在荣县红色土地上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驻地创作,呈现了16件具有农耕文化特质并加以当代语言转化的装置雕塑作品,与红土地相映成趣。
在开幕式上,总策展人一山说:“第二届田野双年展最大的特点是艺术家驻地创作、在地创作、与农民一起创作,正因为这样的亮点把农耕文化与当代的表现有机地结合起来,找到了一个最佳的路径,田野艺术深系中国,是中国化的大地艺术。”
乡土波普
本次展览共呈现16件作品。特邀艺术家傅中望谈到:“我看到乡亲们把他们各种各样的农具拿出来,把我的楔子嵌进象征农耕文化的农具中,我的作品名字就叫《2021楔子在自贡》。别看这是个小楔子,在中国传统的建筑、家具,特别是农业生产工具当中,被广泛地使用。农民兄弟对这个楔子非常熟悉,他们知道楔子的作用和功能。在未来的发展中,在乡村建设中,农民更好地面对大地去耕作,楔子还要继续发挥它的作用。”
在中国传统土木造物中,楔子将纵向的楔入力转化为横向的膨胀力,这种力学性能起到了加强、紧固、连接的作用,锄头、犁耙、水车、风车等器具无不使用楔子。在艺术品中,傅中望将结构功能性的楔子,从农耕器具中抽离出来,强化其视觉特征,使之成为农民生产、生活方式的象征。在年复一年、春耕春播、秋收冬藏的劳作中感受楔子的力量。

傅中望《2021楔子在自贡》

傅中望《2021楔子在自贡》

特邀艺术家焦兴涛的作品是一件互动装置。他介绍,电杆上、房舍顶操场边的高音喇叭是乡村随处可见的景观,也是国家政府精神传达和社会信息分发的集散地。沧海几经变迁,他已成为时光故事里的历史遗存,但对其深刻的记忆依然存活于今时日常的缝隙之中。田园将芜,耳边还乡,世界滚滚向前。用藤条编织的喇叭造型,中间相连,一头可坐,观众可以坐在里面倾听专门录制的音频,感受田野时光。

开幕式现场,焦兴涛在自己的作品前为村里的孩子拍照

开幕式现场,焦兴涛在自己的作品前为村里的孩子拍照

李占洋的作品是《红彤彤的朝天椒》。朝天椒是自贡地区当地的经济作物,是农民最广泛的农产品和经济来源。每当油菜花盛开,红土地上显出靓丽的色彩,红红的朝天椒遍满大地,更添加一道火辣的风景。艺术家通过对朝天椒直观的艺术表现方式,把它放大到三米。直观的方式使老百姓对朝天椒水泥雕塑会产生一种欣喜的感情,使他们为家乡的特产骄傲,这种骄傲被放大被做成户外雕塑永久陈列在他们自己的土地上形成了一种强烈的符号。这样通过对一株植物的塑造,产生了人文和地域交织共鸣的情感符号。
朝天椒水泥雕塑和田里的辣椒融为一体,成为当地作为辣椒基地的标志。辣椒雕塑不单单是一个标志雕塑,同时还有互动功能,当春暖花开,游人到此,小朋友可把水泥雕塑辣椒叶当做滑滑梯,在雕塑辣椒下嬉戏,让孩子体验大自然的同时,还可以体验可互动的装置艺术。

《红彤彤的朝天椒》在创作中